足彩勝負14場

圖片
首 頁 | 政務公開 | 應急動態 | 政策法規 | 安全通報 | 應急管理 | 安全文化 | 人民防空 | 專題專欄
您當前位置: 首頁 > 人民防空

什么是攻勢防空?

發布時間: 2019-06-04    孔祥華 蔡勁松    南京人防

  20世紀90年代世界發生的幾場高技術局部戰爭實踐,尤其是科索沃戰爭的實踐證明,隨著空中打擊力量的日益強大,空襲不僅已成為進行現代高技術局部戰爭的基本手段,而且已發展成為直接達成戰略目的的獨立的作戰樣式。傳統的防空思想和防空方式,在以高技術武器為主體的大規模空襲面前,已受到嚴峻挑戰,明顯地暴露出歷史局限性。攻勢防空有可能成為人們探索高技術條件下反空襲作戰制勝之道的一種新的選擇。

  攻勢防空的實質是以攻為守

  所謂攻勢防空,是指在反空襲作戰中,防御一方在有效實施戰略戰役內線防護與抗擊的同時,組織使用空中進攻力量、地面海上遠程打擊兵器和特種作戰部隊等,刻意進行戰略戰役外線作戰,以積極主動的攻勢行動,打擊破壞敵空襲兵器起飛發射基地和作戰平臺,或襲擊敵其他目標,迫使敵中止或放棄空襲作戰。

  這一概念,大體包括三層含義:其一,攻勢防空是以攻勢行動為主,進攻和防御有機結合的一體化作戰,即防、抗、反有機結合,以反為主的一體化作戰,外線反擊(包括先機打擊行動在內)在整個作戰中居主導地位,是作戰指導的中心和重點,是粉碎敵空襲企圖的根本手段。其二,攻勢防空是由陸海空軍等諸軍兵種共同實施的聯合作戰,是在統一計劃指導下進行的陸、海、空、天、電一體化的整體作戰,諸軍兵種整體協調、合力制敵,是作戰取勝的關鍵所在。其三,外線進攻作戰是反擊作戰的主體和主要表現形式,只有積極主動、機動靈活地組織實施好戰略戰役上的外線進攻作戰,才能從根本上奪得反空降作戰的主動權,迫使敵人中止或放棄空襲作戰企圖。

  攻勢防空的實質,是以攻為守。若把傳統式防空喻作“揚湯止沸”的話,攻勢防空則是“釜底抽薪”。兩者的其體差異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作戰指導重點不同。在傳統式防空中,戰略戰役內線的防護與抗擊作戰,通常居主導地位,是作戰制勝的基本途徑,因而,作戰謀劃與指導的中心和重點在于內線防護與抗擊;在攻勢防空中,戰略戰役外線反擊和先機打擊作戰則通常占主導地位,是作戰制勝的主要途徑,因而,外線進攻和先機打擊構成作戰謀劃與指導的中心和重點。二是作戰空間范圍不同。傳統式防空的主要戰場,通常位于己方領土和領空范圍內;而攻勢防空的作戰范圍,則將更多地波及敵方控制的地域或空域,甚至可能直逼敵方戰略縱深的要害部位。三是作戰手段運用不同。傳統式防空所依賴的主要作戰手段是各種防空兵器,如高炮、地空導彈和殲擊機等,所追求的目標是以地制空;攻勢防空所使用的作戰豐段,除各種防空兵器外,更注重于使用空中進攻力量、地面海上遠程打擊兵器和特種作戰部隊,如各類轟炸機、強擊機、地地(艦地)導彈、巡航導彈、潛艇等等,所追求的目標是以空制地或以地制地。顯然、攻勢防空較之干傳統式防空具有更為鮮明的主動性、積極性和威懾性,因而,也更利于奪得戰略主動權。

  攻勢防空是現代反空襲作戰制勝的必然要求

  由于受武器裝備發展水平和軍隊作戰能力等因素的制約,加之傳統觀念的束縛與影響,長期以來,人類的反空襲作戰一直徘徊在專守防衛狀態。由殲擊機、防空導彈和高射炮組成的被動防空體系一直占主導地位。“守株待兔”式的對空防御作戰始終是反空襲作戰的主要樣式。似乎在敵空襲兵器來襲末端實施抗爭是反空襲作戰的惟一方式和制勝途徑。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尤其是近期的幾場高技術局部戰爭實踐表明,在現代空襲力量日益強大的情況下,單純的防空是防不勝防的,那種企圖在敵空襲兵器來襲末端與敵決定勝負的觀念和做法,只能使自己陷入被動挨打的境地。只有積極適應現代條件下空襲與反空襲作戰的特點與規律,更新觀念,轉換思路,確立攻勢防空思想,把作戰指導的中心和重點由戰略內線轉到戰略外線,由守勢轉為攻勢,由制敵于空轉為制敵于地,才能從根本上把握反空襲作戰的主動權。這既是現代反空襲作戰達成目的的必然要求,也是積極防御戰略思想在反空襲作戰中的具體體現。

  目前各國防空武器存在著不同的建設體系,美國、以色列等空軍強國,采用咄咄逼人的攻勢策略,將重點放在如何把敵人的戰機擊毀在跑道上或國境之外。而大多數國家也沒有放棄發展常規的防空導彈和高炮等武器系統。

  攻勢防空是現代反空襲作戰制勝的必然要求

  由于受武器裝備發展水平和軍隊作戰能力等因素的制約,加之傳統觀念的束縛與影響,長期以來,人類的反空襲作戰一直徘徊在專守防衛狀態。由殲擊機、防空導彈和高射炮組成的被動防空體系一直占主導地位。“守株待兔”式的對空防御作戰始終是反空襲作戰的主要樣式。似乎在敵空襲兵器來襲末端實施抗爭是反空襲作戰的惟一方式和制勝途徑。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尤其是近期的幾場高技術局部戰爭實踐表明,在現代空襲力量日益強大的情況下,單純的防空是防不勝防的,那種企圖在敵空襲兵器來襲末端與敵決定勝負的觀念和做法,只能使自己陷入被動挨打的境地。只有積極適應現代條件下空襲與反空襲作戰的特點與規律,更新觀念,轉換思路,確立攻勢防空思想,把作戰指導的中心和重點由戰略內線轉到戰略外線,由守勢轉為攻勢,由制敵于空轉為制敵于地,才能從根本上把握反空襲作戰的主動權。這既是現代反空襲作戰達成目的的必然要求,也是積極防御戰略思想在反空襲作戰中的具體體現。

  目前各國防空武器存在著不同的建設體系,美國、以色列等空軍強國,采用咄咄逼人的攻勢策略,將重點放在如何把敵人的戰機擊毀在跑道上或國境之外。而大多數國家也沒有放棄發展常規的防空導彈和高炮等武器系統。

  攻勢防空是對付高技術之敵的有效手段

  上世紀80年代以來,在世界新技術革命浪潮的推動下,隨著空中打擊兵器的日益高技術化,空襲作戰的特點和規律發生了深刻變化:

  (1)大量使用精確制導武器,刻意追求空襲的準確性和破壞力。

  (2)實行諸軍兵種航空兵和多種打擊兵器聯合作戰,注重發揮整體效能。

  (3)與電子戰緊密結合,“軟”“硬”兼施。

  (4)采取多種方法,力求達成突然性。

  (5)遠距離巡骯導彈突擊成為首選方式。

  此外,還有夜間發起空襲,晝夜連續實施,以夜間為主等等。這些變化,都對傳統的防空體系和防空方式構成了致命威脅,也對傳統的防空思想和防空理論提出了嚴峻挑戰。

  然而,軍事高技術也是一把雙刃劍。它在使現代空襲作戰能量和能量釋放方式發生革命性變化的同時,也給其留下了一些不可避免的缺陷。比如:其高技術含量大,信息化程度高,對信息鏈依賴嚴重,而其信息網絡卻又十分龐雜而脆弱,一旦某一兩個靈敏部位被兵力火力摧毀或“黑客”襲擊,即可引起整個系統癱瘓;其力量結構復雜,整體性要求高,指揮協同控制困難,一旦某些關鍵環節遭受打擊,即可引起全局反應,喪失整體作戰功能;其技術高,投入高,消耗高,對基地、平臺及后勤技術保障依賴性極大,一旦支援保障設施遭到破壞,就會使其喪失續戰能力,等等。倘若反空襲一方能在開戰之前或作戰過程當中,抓住某些有利時機,使用自己手中的遠程打擊兵器、特種作戰力量及電子戰、“黑客”等手段,對這些薄弱部位和環節,特別是空襲兵器賴以生存和形成戰斗力的基地、平臺、后勤和技術保障設施等,實施“點穴式”的打擊,則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不但能有效地破壞敵作戰行動,甚至有可能迫使敵中止或放棄空襲企圖。試想,在科索沃戰爭中,如果南聯盟當時擁有并使用戰役戰術導彈和巡航導彈,或敢于使用手中的飛機突擊一下北約位于意大利等國境內的指揮控制系統、空軍基地和位于亞德里亞海上的航空母艦,可能情況和結果就會大不一樣了。

  由此可見,用攻勢防空的辦法來抗衡高技術之敵空襲,無疑是現代反空襲作戰的一種新的選擇和發展趨勢。它也是“低差位”軍隊對付“高差位”之敵的有效手段之一。

  實施攻勢防空必須具備相應的作戰能力

  相應的進攻作戰能力是實施攻勢防空的物質基礎和先決條件。沒有相應的進攻作戰能力,攻勢防空便是一句空話。因此,實施攻勢防空必須把提高己方與現代反空襲作戰需要相適應的進攻作戰能力放到首位。

  一是要積極發展高技術進攻性兵器。空襲之敵不僅有大量的高技術空中打擊兵器,而且有大量高技術的偵察監視、情報通信、指揮控制等手段與之相結合,這就使得原本性能就很高的空襲兵器的打擊威力成倍增長。假如沒有-定的高技術手段與之相抗衡,即使一般兵器數量再多,也很難戰勝敵人。因此,發展中國家實施攻勢防空,必須把發展高技術兵器作為當務之急,著重解決“看得見”、“夠得到”、“打得準”的問題。可通過自行研制、聯合開發、引進和進行高技術改造等途徑,優先發展戰役戰術導彈、中遠程戰斗機、攻擊型潛艇及中遠程機(艦)載精確制導彈藥等,并使它們具有較強的隱蔽突防能力和遠距離精確打擊能力,成為打擊高技術空襲之敵的主戰兵器。有條件時,還應積極發展戰略轟炸機和巡航導彈。與此同時,還應注意發展與上述主戰兵器相匹配的偵察監視、指揮控制、電子戰、后勤技術支援保障等方面的高技術裝備(如預警指揮機、C4ISR系統、空中加油機等),以確保主戰兵器充分發揮應有作戰效能。條件允許時,還應有針對性地開發“電腦病毒”和“黑客”手段,同敵人展開網絡戰。

  二是要精心建設擔負攻勢作戰任務的部隊。擔負攻勢作戰任務的部隊是攻勢防空中的主力和“拳頭”,是反空襲作戰的精銳力量。特殊的使命與戰場環境,高難度、高風險的作戰行動,對它們各方面都有著特殊的要求。因此,必須精心而全面地建設好這支部隊。首先,應選擇綜合素質好,進攻能力強,作戰經驗豐富,又具有犧牲精神的人員組建攻勢作戰部隊,切實成為指揮員手中的一張“王牌”。其次,應使它們具有較強的聯合作戰意識和整體作戰能力,并在隱蔽突防、精確打擊、電子戰攻防等方面具有獨道“功夫”,具備實戰與威懾的雙重功能。再次,應加強外線作戰訓練,特別應加強快速反應、隱蔽機動、,高技術突防、對預定目標密集突擊、迅速撤離戰場及特殊情況處置等課目的研究與演練,使它們具有較強的在復雜情況下遂行任務的能力。

  三是要認真做好攻勢作戰的戰場準備。擔負攻勢作戰任務的部隊是反空襲軍隊中的精銳之師,同時也是對空襲之敵威脅最大的力量,因而,它們也必然成為空襲之敵的最主要打擊和封鎖對象。為使其具有較強的抗打擊能力和確保其能順利地突破敵高技術封鎖,對敵戰略、戰役縱深內的目標實施準確打擊,必須為其創造良好的戰場條件。比如,飛機、導彈、艦艇等高技術兵器既要有能夠確保其隱蔽安全的地下工事,又要有能夠確保其隨時升空、發射和緊急出動的機場、基地等,同時還應有與之相配套的各種保障設施;在縱深內還應有能夠確保其實施戰略投送和戰場機動的立體交通運輸體系。與此同時,還應加強對敵方戰場情況,特別是其縱深內重要目標和空襲兵器活動情況的偵察監視,為實施攻勢行動提供可靠的情報保障。

  實施攻勢防空應著重把握四個問題

  攻勢防空的重心在于戰略外線反擊作戰。為確保這種作戰取得應有成效,作戰指導上,應著重把握四個問題。

  精心選擇突擊目標。戰略外線反擊作戰的突擊目標,大體可分為兩類:一類是對敵空襲行動直接發生作用的軍事類目標,一類是對敵空襲行動間接發生作用的政治、經濟類目標。通常,應以對敵空襲行動直接發生作用的軍事類目標,特別是那些敵空襲行動賴以生成和對其起支撐作用的高技術兵器起飛發射陣地、海空軍基地、航空母艦、作戰指揮控制中心、戰場偵察監視設施、油彈倉庫等作為首選目標,予以集中打擊,以求盡早制止或從根本上破壞敵人的空襲行動。根據需要,也可以選擇敵國或為敵國提供基地國家的政治、經濟目標,甚至其大中城市作為首選目標,予以重點打擊。突擊這類目標的目的,主要在于震憾敵人心理,瓦解敵人斗志,進而懾止敵人的空襲行動。不論打擊哪一類目標,都必須進行精心選擇。既要著眼于打敵“要穴”,同時也要考慮自己力所能及和便于突防、利于達成預定毀傷程度等。對于那些敵人實施嚴密防護的目標,包括重要的政治、經濟目標在內,實施突擊時,必須慎之又慎,以免導致作戰效果違背初衷,或給國家政治、外交帶來不利影響。

  科學使用作戰力量。戰略外線反擊作戰是關系反空襲作戰成敗的關鍵性作戰。為確保不反則已,反則必勝,必須科學使用作戰力量。首先,應克服惜用思想。要舍得把手中最先進的“精兵利器”投入使用。要使諸軍兵種的遠程打擊力量優化組合,融為一體,確保反擊作戰具有強大而足夠的突擊力。其次,應貫徹集中使用的原則。要集中主要兵力兵器突擊那些對己方威脅最大的敵空襲兵器起飛發射基地、作戰平臺,或對其空襲行動最能產生重大影響的政治、經濟目標。不論戰前的先機打擊,還是作戰過程中的主動出擊和反擊,都必須貫徹這一原則。因為擔負反擊作戰任務的主要是一些技術含量較高的遠程打擊兵器,這些兵器通常數量較少。只有集中使用,才能充分發揮威力,產生最大作戰效益。這也是以劣勝優、以弱勝強的一條基本法則.其次,應對預定目標實施超密集突擊。戰略外線反擊作戰,不僅在力量生成上應貫徹集中的原則,而且在力量投放的時間和空間上也應貫徹集中的原則。只有在力量、目標、時間上實現“三集中”,猛打重錘,才能給敵人造成巨大的物質損失和心理震憾,迫使其中止行動或改變初衷。第三,鑒于高技術兵器單位作戰能量巨大,加之,反空襲作戰戰場情況錯綜復雜,有時,在不便于集中使用兵力兵器的情況下,根據需要,也可以采取分散用兵的辦法,對空襲之敵實施“點穴”式的打擊。

  正確把握作戰時機。正確把握作戰時機是有效保證外線反擊作戰順利實施并達成預期目的的關鍵。現代條件下,特別是高技術條件下實施反空襲作戰,有利戰機出現和存續的時間短暫,只有實施更為敏捷的快速反應,才能確保不失時機。根據現代空襲作戰的特點,戰略外線反擊作戰似可考慮在以下幾個時機進行。一是在敵空襲發起之前。此時,敵正處于空襲準備過程之中,作戰體系尚不完善,兵力部署尚未就緒,整體戰斗力尚未形成,各項工作比較忙亂,往往會出現許多“易受攻擊之窗”。對這些“易受攻擊之窗”適時地施以先機打擊,不僅可以極大地破壞敵人的空襲準備,而且還有可能迫使敵人放棄空襲企圖。二是在敵發起空襲的同時。此時,敵人正處于空襲初始的“興頭兒上”,往往疏于戒備。倘若使用手中高技術兵器,或派出特種作戰部隊,采取敵進我進的辦法,對其縱深內的要害目標實施突然打擊,往往能打亂其兵力部署和作戰步驟,有效地遏制其空襲勢頭,甚至有可能瓦解其整體空襲行動。三是在敵空襲間隔時。高技術之敵的空襲作戰,通常都是按照不同作戰目的,分階段、分波次、分批次進行的。在階段與階段、波次與波次、批次與批次之間,一般都有一定的時間間隔。在這間隔時間里,敵主要是進行兵器檢修保養、彈藥油料補充、突擊效果評估及再次出動準備等。此時若對其機場或陣地實施突擊,則往往可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靈活運用作戰方法。靈活運用作戰方法是攻勢防空順利實施和達成預期目的的又一關鍵因素。由于現代條件下的空襲與反空襲作戰是一種強弱、優劣“代差”十分明顯的“非對稱”作戰,防御者往往缺乏組織實施大規模外線反擊作戰的能力和條件。因此,攻勢防空的作戰方法,只能圍繞中小規模反擊作戰需要進行設計和選擇。其基本思路是,著眼作戰全過程,充分利用敵人弱點和失誤,靈活使用手中精兵利器,不失時機,注重實效,重點打擊可引起空襲之敵產生巨大震撼的要害目標。根據這一思路,攻勢防空中的外線反擊作戰可主要采取遠程火力突擊、空中奇襲、敵后破襲、海上偷襲和網絡攻擊等方式。

  防空作戰,要害不應在“防”上,而應在如何“攻”上下功夫。也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攻我此,我攻你彼,變被動挨打為主動進攻。當然,這里主張的“攻勢防空”是“攻防兼備”的“攻”,不是一味無條件、無前提的進攻,更不是被動挨打后再還手的“攻”,同時也不是進攻與防御力量的平分秋色,而是要強調攻勢作戰,以進攻實現防御。

  從武器發展看,眼下正處于“矛”勝于“盾”的時代,而空軍正是這支“矛”的“矛”尖。它速度快、火力猛、機動性強,本質上就是攻擊性力量。全世界對空軍力量的使用,一開始就充滿了進攻意識。從杜黑的“進攻的行動而不是防守的行動,是最適合于空中力量的行動”,到美國空軍AFMI—1條令中強調的“進攻是空軍人員在作戰中的第一選擇”,無不把進攻作為空軍作戰的第一要義。

  “攻勢防空”也是各國空軍根據敵情和任務決定的。如果出現大規模的強敵入侵,無疑應采取攻勢作戰;如果出現敵意國家的軍事挑釁,有時也必須在自衛的前提下進行攻勢作戰;即使是在總體防御的態勢下,如發現敵針對性戰爭意圖已很明顯,且其他手段已無力阻止事態發生,就應該毫不猶豫地對敵進行預防性打擊。顯然,這種在戰略防御態勢下主動的“攻勢防空”,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積極防御。

【返回頂部】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金華市應急管理局 金華市人民防空辦公室(民防局) 地址:金華市雙龍南街818號行政6號樓7樓
電話:0579-82495120 足彩勝負14場 技術支持:金華同創科技有限公司 網站標識碼:3307000012 公安機關備案號:33071802100390
建議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1024*768 分辨率瀏覽本站 網站地圖
宁夏11选5购买